当前位置: 主页 > J生活节 >红包书评与秘密读者 >

红包书评与秘密读者

2020-07-29 08:15:13 来源:J生活节 浏览:733次

红包书评与秘密读者

书中没有黄金屋,书中没有颜如玉,书中只有一条幽径,通向未知的、神祕的、趣味藏无尽的世界。我不知道是否开卷有益,只知道开卷有趣,十分有趣啊。

几年前中国媒体出现一则新闻,衍生出一系列讨论,话题源自某图书编辑直指书评界恶习:红包书评氾滥。

许多中国媒体所刊登的书评,或不知所云,或拍马阿谀,或空洞无物,不是评论家不会写,而是拿了钱,手软。

这个恶习循一定的运作模式。出版社每有新书出版,辄以500元至1000元人民币不等的价码请御用写手写书评,(作者名气越大,书籍品质差越需美言,代价便越高。)刊登于各报纸等媒体。这些写手包括高校研究生、博士、高校老师、研究人员等,他们靠写书评赚取外快,表面写评论,却说好不说坏,只要掌握两个原则:(1)给书好评、(2)所写的书评媒体愿意刊载。书没看完也不要紧。

这些广告化、针对同一本书的书评,往往同时出现于全国各地大大小小的报刊,好不热闹。一年下来,媒体出现千篇书评,能看的却没有几篇。

以上现象与批判,台湾知识分子可能不太感同身受,甚至觉得匪夷所思。因为台湾不像中国有数量庞大的书评版面,曾有的刊物早已不敌市场,一一被打趴,以仅存的报纸为例,目前仅《中时.开卷》、《联副.周末书房》,每周六出刊,前者三个版面,后者一版。这些版面的书评稿源,多为编辑主动邀来,并未开放投稿,出版商想如对岸那样结合御用写手,以灌水书评打书,使不上力。

然而两岸(应该说全世界)都面临读书人口下降的问题。只不过在这波红包书评议题之中,中国文化界有人把问卷调查结果国人半数不读书的原因,指向这些「虚假浮夸的书评」,却是见树不见林,令人哑然偷笑。

书评是购书依据吗?至少在这个数位时代,已经不是了。

如果我们把书评界定为对书的评论──评论和介绍两者不同,推荐序、心得分享文、作家访谈、文案,都不是书评(导读则不一定)。书评,顾名思义,是评论,是批评与讨论,或探究作家写作风格,或评议这本书,或此书与相关主题的作品之间的比较。

很多很多年前,网路文学崛起,书市缤纷热闹盛于往昔,几位文化评论家、趋势前瞻者纷纷预测,书多到读者无所适从,帮读者选书的、专业的书评刊物将因市场需要而兴起。

很多很多年过去了,作为买书指引的书评杂誌,并未如雨后春笋涌出,甚至于相反,报纸读书版一一萎缩,仅有的一两家且风雨飘摇,如风中烛火随时可能熄灭。更不用说早期《书评书目》、《新书月刊》、《出版界》等书评杂誌,早成为老一辈读书人的记忆了。

显然读者不需要书评书介刊物的购书指南,就像生命自己会找到出路,读书人自有管道,自有机制,决定他们买什幺书:或因同侪口耳相传而好奇,或被炒作起来的话题吸引,或看到网路书店宣传文案,或在书店随手翻阅。他们透过网路社群的推荐,透过聊天,透过随机碰撞,读者知道市面上有哪些书是可以买来看的。

有多少人是因为书评文字而激发起购买慾望的呢?

台湾没有红包书评的恶习,却不免有人情问题。评者不好得罪作者,有的尽说溢美之辞,有的避讳不出恶言。因此乃有作者一律匿名的《秘密读者》出现。今年五月号,《秘密读者》更直接以书评为讨论主题。

《秘密读者》的出刊,是值得注意的文化现象。这分网路杂誌成立编辑委员会,经审稿讨论后择稿刊登,不是如网站开放留言般有稿必录。消解了发刊之初,有人担心在作者匿名机制下,可能流于随意批判以逞口舌之快的疑虑。

除了以网路形态出刊之外,《秘密读者》与以往平面评论刊物没什幺两样。只不知眼里只有纸本、潜意识里轻视网路的主流文坛,买不买帐?

上一篇:
下一篇:
相关资讯